煤炭清洁高效利用,要把中国海油的节能良好管理实践推广应用到其他中央企业

“海油节能管理团队特别高效,值得学习”,“全面节能管理,思路上有很大借鉴意义”,“能管中心建设以及低温热发电、石化园区系统用能优化是节能的发展趋势”……5月19日,在中国海油旗下的惠州炼化,调研团对海油的节能工作连连称赞。来访的调研团由国资委组织,包括中国石油、中国石化、中化集团、兵器集团等9家中央企业。调研团此行的目的是组织中央企业对中国海油节能减排工作进行现场观摩和学习交流,“深入了解中国海油在节能减排工作中的好经验和好做法”。国资委综合局节能减排处处长宋和乾说,国资系统企业要把节能减排与提质增效结合起来,与企业发展、生产经营结合起来,与生态文明建设结合起来。要把中国海油的节能良好管理实践推广应用到其他中央企业,带动央企整体能源管理水平的提升。作为节能工作的央企典范,中国海油的节能工作在“十二五”期间取得优异成绩:实现节能量189万吨标准煤,是国资委下达的节能目标量的5倍多。累计投入17.53亿元的650个节能技改项目,年均收益近10亿元,平均投资回收期不到两年。好成绩的背后是好方法,“十二五”期间,中国海油的节能工作紧紧围绕国家政策导向及总公司战略布局、产业规模、能源结构调整,努力探索节能管理新思路、创新节能管理新模式,在系统内成功应用合同能源管理、创建能源管理中心、培育绿色工厂,实现节能管理的精细化、制度化、标准化、信息化,构建起全面节能管理体系。惠州炼化在调研会上分享了工作经验,公司通过采取开展能量系统优化、加热炉改造、推进能源管控中心建设等措施,炼油综合能耗从2010年的65千克标油/吨下降至2015年的58千克标油/吨,每年至少节约2亿元。节能不断刷新着海油的“颜值”,使公司更清洁、更环保。同时,节能账也是效益账,节能已经成为中国海油降本增效的重要动能。记者了解到,“十三五”期间,总公司将以降本增效为核心,计划投资13.88亿元用于254个节能改造项目,预计年收益可达6.3亿元。

近日,湖北省发改委下发了2018年省节能专项资金项目实施计划,黄石市共3个项目入选。湖北加恒实业有限公司节能改造系统工程项目获省节能专项资金200万元,湖北中特新化能科技有限公司压缩空气系统节能改造项目获省节能专项资金150万元,阳新长丰米业有限责任公司稻谷处理节能环保综合提升技术改造项目获省节能专项资金150万元。3个项目建成投产后年可节约标煤约10262吨。这些项目的实施,将加快推动我市节能降耗工作,对黄石市节能“双控目标”的完成起到促进作用。下一步,我委将督促各项目单位抓紧办理项目资金拨付手续,加快项目实施进度,确保项目尽快建成投产并发挥节能效益。

“减少煤炭使用是减排大气污染物的客观要求。”然而专家指出,我国今后相当长一段时期内,以煤为主的能源格局不会改变,煤炭消费在比例下降的同时还将保持较大的规模,故而,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潜力十足。“十三五”规划纲要发布后,“煤炭清洁高效利用”话题引起煤炭及相关行业广泛热议。纲要把“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列为100项国家重大工程项目之一,并用专门章节加以阐述,以深加工及转化利用为依托的清洁高效利用,将成为“十三五”期间煤炭行业发展的关键。较长时间内,煤炭作为我国主体能源的地位仍无法改变。当前情况下,散烧煤和没有清洁的煤是造成中国城市雾霾或者东部雾霾的主要原因。业内专家一致认为,当前,工业燃煤已成为导致国内众多区域雾霾天气的重要原因。但是,这不是煤炭本身的问题,而是煤炭的利用环节不够清洁。因此,“十三五”期间,采用新技术建设我国现代能源体系,实现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意义。“尽管国家对发展洁净煤技术态度非常明确,但目前洁净煤技术在推广过程中遇到许多困难。”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透露,部分地区能源升级进度缓慢,而清洁能源带来的成本上升将导致企业间的成本差异,会造成“劣币驱逐良币”现象,不利于营造相对公平竞争环境同时推动产业升级。可以说,国家的大力推广与地方执行情况形成了鲜明对比。究其根源,煤炭市场鱼龙混杂,监管难度颇大,而尽管《新环保法》的规定由环保部门来牵头对环境进行监测管理,但对于这些煤炭企业来说,单凭环保部门的来管理,依旧有心无力。更多的是出于对现实的无奈妥协,许多地区型煤供应能力的建设还不足,如果加大力度取缔普通烟煤供应,社会的稳定无法保障,因此政府多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企业最关心的还是国家对率先使用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技术项目的政策和财政支持。”有企业主表示,在各产业产能过剩的背景下,企业技改欲望下降,资金链相对脆弱,加大投入能源转型升级或改造压力巨大,“如果国家能够加大对采用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技术项目的财政和政策支持,企业才能够更加有信心、及时行之有效地落实改造。”其实,清洁煤在环保主义者当中存在争议。一些人将其视为在维持或者提高世界70亿人可用的能源供应的同时减少排放的唯一方法。另一些人则认为,这会分流一些原本将投向更有希望的技术的资金,况且清洁煤技术迄今未能实现减排。从目前的能源结构来看,应该说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我们国家对于能源的消耗和依赖度仍然较高。也就是说如果还是使用过去那些相对比较落后的煤炭燃烧技术的话还会造成大的能源浪费,同时还会加剧污染,因此未来洁净煤技术提升的空间十足客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