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海洋垃圾中又以塑料居多,今后将会引入到包括流通·服务业在内的所有产业当中

据日本时事通信社报道,日本经济产业省22日举行专家会议,公布了为协调经济成长与控制温室效应气体排出量的平衡而提出的“能源革新战略”中期报告。报告显示,以最高的能源消费效率产品为基准来确定节能目标的“Top
Runner
制度”,将会被推广到所有产业中。该报告的最终方案将在今年春季确立。到目前为止,“Top
Runner
制度”已经引入到日本制造业等领域,今后将会引入到包括流通·服务业在内的所有产业当中。另外,政策的重点将从削减温室效应气体排出量,向通过设备更新促进能源效率的提高方面转换。

节能减排在越来越重视环境保护的当下已是热点,与社会关注的清洁新能源开发、日常生活节能相比,做好传统能源企业节能这篇文章尤为重要。就浙江而言,每年的用能总量已达2亿吨标煤,其中燃煤发电机组用煤约1亿吨,是名副其实的能耗大户,每下降一个百分点的能耗,就能节煤百万吨。而一个投资上亿元、2万千瓦的大型光伏电站,按浙江的日照条件,年均节煤不过万余吨,从这个角度看,传统能源企业节能大有可为。
传统煤电企业降低能耗的难点。通常来说,传统煤电企业节能降低煤耗主要靠装备的技术改进和更新换代。如2000年以来,大容量、高效率、低煤耗的超临界、超超临界60万千瓦及百万千瓦燃煤火电机组成为发电主力,已经淘汰了12.5万千瓦以下中小燃煤机组。“十二五”期间,浙江省火电机组供电标煤耗累计下降14克/千瓦时,每年节约电煤超200万吨。但传统发电企业节能也面临着新挑战。特别是近十年来,随着环保要求的提高和用电市场的变化,能耗大户燃煤发电企业面临着节能发展的诸多瓶颈。
受煤炭市场的影响,燃煤机组发电成本不断攀升,发电用煤种类多变,对煤种适应性的控制问题严重制约了燃煤机组经济优化运行。2008年后,煤价飙升期,发电企业为节约成本,进行了大量的入炉煤炭的混烧、掺烧,使超临界发电机组更难满足电网负荷调节要求,更难控制在额定、经济的状态,造成了煤耗居高不下。
近十年来,全国特高压电网骨干网架建成,大量省外水电为主的清洁低价电源输入,清洁电能在浙江电量的占比已达四分之一。为保证电网安全稳定供电,处在特高压受电端的浙江省超临界燃煤发电机组还需低负荷运转备用,调频、调峰能力面临严峻挑战,常规控制方法已无法满足电网对于大型发电机组深度调频、调峰的灵活性提升的需求。省内燃煤机组承担了调峰压力,旋转备用容量增大,发电负荷率普遍偏低,经济性和节能效率难以发挥。新能源占比不断增加,风电、太阳能等新能源发电的不稳定供电特性,需要作为发电主力的超临界燃煤发电机组在频繁负荷调节下低负荷运转备用,机组很难达到额定参数的节能运行。同时,燃煤机组增加脱硝、脱硫装置,逐步全面实现超低排放,大幅提升了烟气排放物控制难度,也增加了发电煤耗。
突破传统能源企业节能发展的瓶颈。做好传统能源发电企业节能降耗的出路在于技术创新。如何解决超临界机组的节能、稳定运行和灵活调度这一矛盾体,使发电机组转化为精细化控制方式。国网浙江电科院主持研发的杭州市重大专项基金项目成果《超临界机组深度节能关键技术及应用》对这一难题有了创新突破。国网浙江电科院组织浙江大学和华能玉环、神华宁海等20余家发电集团大型发电厂共同组成产学研用的项目研发团队,首次通过获取煤燃烧的碱金属含量,对入炉煤种进行在线检测和辨识,调整锅炉燃烧,优化燃料分配,提升机组经济运行能力。目前,这项创新技术已在20余台大型超(超)临界机组上广泛应用和推广。机组平均降低煤耗2克/千瓦时以上,产生的经济效益总额超过9.43亿元,社会效益显著,已取得国家专利授权14项、国际专利公开1项,主编并颁布相关行业标准3部。
同时,在省内电源建设上要加快发展抽水蓄能项目。随着省外来电、风光核等新能源发电的增多,发展抽水蓄能调峰机组势在必行。我省抽水蓄能资源十分丰富,装机容量在30万千瓦以上的站址达37处,应充分加以利用。鉴于抽水蓄能电站前期工作慢、建设周期长的特点,应对抽水蓄能项目提前规划、大力推进,确保抽水蓄能调峰机组与电网调峰需求相匹配,避免煤电机组长期低效高能耗调峰。这是破解传统煤电企业降低能耗难点的又一重要路径。
(作者分别为浙江树人大学副教授徐建华、国网浙江电科院高工罗志浩)

中日可在海洋垃圾治理等领域创造新的合作契合点
海洋垃圾治理是全球海洋治理的重要内容,而海洋垃圾中又以塑料居多,海面漂浮垃圾主要为塑料袋、漂浮木块、浮标和塑料瓶等,而统计结果表明,塑料类垃圾数量最多,占41%,其次为聚苯乙烯塑料泡沫类和木制品类垃圾;海滩垃圾主要为塑料袋、聚苯乙烯塑料泡沫快餐盒等,而其中塑料类垃圾最多,占66%;海底垃圾主要为玻璃瓶、塑料袋、饮料罐和渔网等,其中塑料类垃圾的数量最大,占41%。这些数据说明了一点,所谓海洋垃圾,其实主要就是塑料垃圾。塑料进入海洋生态系统,如果不加以治理,长期下去,受损的终将是人类。
中日作为同处于太平洋地区的海洋国家,都面临着日趋严峻的海洋垃圾问题,治理海洋垃圾问题,不是一国单独能解决得了的,需要中日两国携手合作,并联合亚太地区其他国家共商海洋垃圾治理之策。
令人可喜的是,近年来,中日已就海洋垃圾治理问题举行了有关研讨会。2019年2月27日,由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主办,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与日本塑料工业联盟协办的中日海洋塑料污染应对座谈会在北京举行,来自中日两国政府、塑料相关行业协会和企业的代表对海洋塑料垃圾污染应对进行了讨论。双方决定在技术、标准、产业发展及社会宣传方面,进一步加强交流与合作,共同推动海洋塑料垃圾污染问题的解决。
治理海洋垃圾的治本措施在于从源头上控制陆地塑料流入海洋。对于从源头上控制陆地垃圾进入海洋,日本已经有了一些好的经验与做法。日本从上世纪90年代起向日本塑料工业联盟内的企业印发防止树脂颗粒泄漏教程,介绍基本防治方法,并通过官方网站向全社会公开。目前,日本塑料企业在生产环节控制上较为完善,企业执行较好。在海洋塑料污染防治方面,日本塑料工业联盟正在进一步修改教程,并向社会推广。日本塑料工业联盟正在组织日本企业,开展解决海洋塑料问题宣言活动,促成企业开发不易变为海洋垃圾的材料,讨论创新型的销售方法,并通过组织各种活动,向员工和社会宣传环保理念,促使企业和团体自主减少和防止海洋垃圾。日本塑料回收率已达到86%,垃圾分类措施相对完善,社会参与度较高,为塑料行业开展污染防治打下了良好基础。
节能环保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伟业,但节能环保能真正完全付诸实践并完全融入普通民众生活,又是一件耗资与耗时巨大的长期活动。日本在节能、开发新能源与环境保护(包括海洋环境治理)等领域起步较早,已经积累了卓有成效的经验并掌握了先进的技术。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积极借鉴、吸收和引进日本的良好经验与先进技术,可以加速提升改进中国在节能环保领域技术创新的速度与质量,从而使我国成为节能环保先进强国。不仅如此,如能从节能环保领域切入,深挖合作潜力,拓展合作空间,节能环保亦可成为中日深化合作的又一座桥梁。
海洋垃圾治理是全球海洋治理的重要内容,而海洋垃圾中又以塑料居多,海面漂浮垃圾主要为塑料袋、漂浮木块、浮标和塑料瓶等,而统计结果表明,塑料类垃圾数量最多,占41%,其次为聚苯乙烯塑料泡沫类和木制品类垃圾;海滩垃圾主要为塑料袋、聚苯乙烯塑料泡沫快餐盒等,而其中塑料类垃圾最多,占66%;海底垃圾主要为玻璃瓶、塑料袋、饮料罐和渔网等,其中塑料类垃圾的数量最大,占41%。这些数据说明了一点,所谓海洋垃圾,其实主要就是塑料垃圾。塑料进入海洋生态系统,如果不加以治理,长期下去,受损的终将是人类。
中日作为同处于太平洋地区的海洋国家,都面临着日趋严峻的海洋垃圾问题,治理海洋垃圾问题,不是一国单独能解决得了的,需要中日两国携手合作,并联合亚太地区其他国家共商海洋垃圾治理之策。
令人可喜的是,近年来,中日已就海洋垃圾治理问题举行了有关研讨会。2019年2月27日,由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主办,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与日本塑料工业联盟协办的中日海洋塑料污染应对座谈会在北京举行,来自中日两国政府、塑料相关行业协会和企业的代表对海洋塑料垃圾污染应对进行了讨论。双方决定在技术、标准、产业发展及社会宣传方面,进一步加强交流与合作,共同推动海洋塑料垃圾污染问题的解决。
治理海洋垃圾的治本措施在于从源头上控制陆地塑料流入海洋。对于从源头上控制陆地垃圾进入海洋,日本已经有了一些好的经验与做法。日本从上世纪90年代起向日本塑料工业联盟内的企业印发防止树脂颗粒泄漏教程,介绍基本防治方法,并通过官方网站向全社会公开。目前,日本塑料企业在生产环节控制上较为完善,企业执行较好。在海洋塑料污染防治方面,日本塑料工业联盟正在进一步修改教程,并向社会推广。日本塑料工业联盟正在组织日本企业,开展解决海洋塑料问题宣言活动,促成企业开发不易变为海洋垃圾的材料,讨论创新型的销售方法,并通过组织各种活动,向员工和社会宣传环保理念,促使企业和团体自主减少和防止海洋垃圾。日本塑料回收率已达到86%,垃圾分类措施相对完善,社会参与度较高,为塑料行业开展污染防治打下了良好基础。
节能环保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伟业,但节能环保能真正完全付诸实践并完全融入普通民众生活,又是一件耗资与耗时巨大的长期活动。日本在节能、开发新能源与环境保护(包括海洋环境治理)等领域起步较早,已经积累了卓有成效的经验并掌握了先进的技术。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积极借鉴、吸收和引进日本的良好经验与先进技术,可以加速提升改进中国在节能环保领域技术创新的速度与质量,从而使我国成为节能环保先进强国。不仅如此,如能从节能环保领域切入,深挖合作潜力,拓展合作空间,节能环保亦可成为中日深化合作的又一座桥梁。
(作者系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副研究员 庞中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