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全省节能环保产业产值同比增长22.90%,  构建低碳产业发展体系

党的十九大报告强调,生态文明建设功在当代、利在千秋。要牢固树立社会主义生态文明观,推动形成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现代化建设新格局。省委十一届五次全会指出,要把建设“资源型经济转型发展示范区”作为我省发展的三大目标定位之一。这些科学论断启迪我们,贯彻落实低碳经济发展理念,就要以社会整体视阈审视山西低碳经济发展,把发展低碳经济纳入完整、和谐、稳定、平衡和可持续的社会发展系统,切实整合各种自然资源和生产要素,充分发挥政府企业群众的联动效应,努力形成低碳经济发展的强大合力。  两大优势:挖掘山西低碳经济发展新动能  山西矿产资源十分丰富,尤其是煤炭储量在全国名列前茅,有着“煤炭大省”的美誉。为此,我们要在实现煤炭产业集约安全环保发展的基础上,着力提升煤化工、炼焦、钢铁、水泥、电力等传统产业的效益,着力增强装备制造、旅游服务、会展物流、特色农产品等产业的竞争实力,着力培育节能高效、废物利用、医药生产、休闲养生、功能农业、信息科技、新能源开发、机器人应用等新兴战略产业,全方位打造面向价值链高端的绿色产业体系,强力推进低碳经济发展。  合理利用山西低碳资源开发潜力。丰富的煤层气资源和深厚的文旅资源,不仅赋予山西推进低碳经济发展的先天优势,而且支撑着山西实现产业转型与环境保护的双重目标。占全国1/3的煤层气储量、丰富的煤层气工业化开采经验、城市化和现代化发展带来的能源需求,为开发利用煤层气资源提供了良好的能源储备、方法指导与市场需求,我们要合理利用煤层气资源,向同类战略性新兴产业要低碳经济发展的动能;“五千年文明看山西”,壶口瀑布、介子推故里、云冈石窟、晋祠、五台山、应县木塔等赋予山西丰富的文化旅游资源,我们要充分利用山西自然资源、历史文物古迹资源,大力推进文化旅游信息会展行业融合发展,打造文旅结合、线上线下共同发力的产业链条。  准确把握山西低碳发展现实需求。山西作为“煤炭大省”的资源禀赋,使得经济发展选择资源的空间较窄,传统能源储备量减少、绿色环境需求增长、能源利用需求增多,倒逼山西必须寻找替代性的低碳能源。为此,我们要广泛借鉴、积极引进能源开采技术开发利用煤层气等低碳资源,创新利用煤炭等传统资源及其废弃物,实现煤炭资源化、产业化利用。山西重化工企业数量众多、分布集中、排污严重,多分布在电力、水泥、钢铁和化工产业,集群发展明显,排污量巨大,减排需求迫切,必须采取大规模集中捕集、封存、再利用排放物的技术,实现排放物循环利用和废弃物产业化发展。  三大体系:构建山西低碳经济发展新格局  当前,多项利好政策助力绿色发展,山西要把握机遇,大力推进低碳经济发展。资源型地区转型发展示范区的政策红利、山西转型综合改革示范区的成立、《山西省应对气候变化规划2013年~2020年》的深入实施、山西农谷功能农业示范区的成立、省政府对技术和人才等要素的斥资引进,为产业结构调整指明了方向、集聚了要素。为此,我们要加快完善低碳经济发展政策体系,积极构建低碳化的产业发展体系和金融法律技术服务体系,努力开创山西低碳经济发展新局面。  完善低碳政策引导体系。要整体谋划区域市镇发展格局,结合农业产业化、地区转型发展政策,因地制宜发展特色小镇,打造低碳城镇、智慧城市;出台支持低碳发展的财政政策,制定差别化的税收政策,税负加减依低碳程度而定;制定低碳能源开发政策,利用“领跑者制定行业规范”的规则,推行可再生能源开发、新能源技术研发和节能环保政策;施行低碳能源利用政策,颁布低碳交通出行条例,联合比亚迪山西分公司进一步普及清洁能源公共汽车、规范共享交通出行方式。  构建低碳产业发展体系。要开展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强区域试点与大范围应用相结合工作,推广农户+合作社+市场、种植+中央制作+销售、科研+实践+市场、互联网+农业+物流模式,实现农业土地利用、农产品研发、加工、出售、配送科学化、市场化、低碳化发展;推进第二产业低碳化发展,以煤层气开发为主攻方向,推进清洁能源产业化;以机器人、电子信息技术为应用方向,强化低碳装备制造业对山西煤炭化工、轻工建材、铸造业、建筑业、加工业等制造行业的技术改造和效益提升;大力发展服务业,推进社群经济、共享经济在服务业的应用,以电子信息、自动设备服务文化服务业为方向,推进二、三产业融合,创新产业发展路径。  发展低碳产业服务体系。要建设高效集中的政务体系,提供低碳项目咨询审批服务、纳税服务和市政交通服务;完善法律金融服务体系,创设低碳经济基本法,借鉴他国经验依产品类别分设低碳法律条文,增强低碳立法的可操作性;构建普惠金融、互联网金融及传统金融服务,共同服务低碳经济发展的政策体系;设立低碳基金,支持低碳行动,储备污染治理资金;开设减排信用登记,将排污系数纳入征信体系,抑制碳排放;完善低碳技术服务体系,协同高校、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产业技术创新联盟,加强行业内基础科技成果的研发;成立专门的低碳技术风投机构,为低碳技术研发应用提供技术指导、资金支持;设立低碳技术推广体系,扩大低碳技术应用范围。

近年来,我国钢铁企业虽在节能减排、绿色发展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但资源能源消耗和排放总量仍居高不下。今年,我国将对185家钢铁企业开展能耗限额达标及阶梯电价执行情况专项监察。推进技术节能,是开展工业节能的重要路径之一——近日,工信部发布《关于下达2018年国家重大工业专项节能监察任务的函》。该函显示,2018年国家重大工业专项节能监察任务总量为5330家,其中钢铁企业能耗限额达标及阶梯电价执行情况专项监察185家。作为“两高”行业,钢铁业节能减排工作进展颇受关注。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中国节能协会冶金专委会主任委员李新创介绍,近年来我国钢铁企业在节能减排、绿色发展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钢铁企业吨钢能源消耗和污染物排放持续下降,能源管理水平逐步提高,二次能源回收利用水平不断提升。伴随高温超高压机组、超高温超高压机组快速普及,企业自发电水平逐年提高。2017年,我国钢铁行业自发电率已接近50%,合计年发电量约为1900亿千瓦时。但与此同时,我国钢铁企业资源能源消耗和排放总量仍然居高不下,企业之间绿色发展水平不充分不平衡的问题仍然十分突出,行业面临的环保、减排压力仍然巨大。这两年,我国钢铁业去产能成效明显,企业效益显著好转。“越是在企业形势好的情况下,越是要居安思危、考虑长远,要充分重视企业节能环保、绿色发展工作。”李新创提醒企业,在二次能源回收利用方面,钢铁行业自发电领域过去十几年普遍存在粗放式增长、自有发电机组运行不经济、能耗较高的状况。推进技术节能,是开展工业节能的重要路径之一。为促进先进节能经验和优秀节能技术在冶金企业中的应用,由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中国节能协会冶金工业节能专业委员会主办的“汽轮机冷端优化节能创新专项技术现场推广会”日前在河北省邯郸市召开。据介绍,2017年河钢集团邯钢公司通过实施“汽轮机冷端优化节能技术”(简称CES节能技术),邯钢1#60兆瓦发电机组平均提升发电功率7%以上,每年多发电1600万千瓦时,创造经济效益800万元,节约标煤5100吨,减排二氧化碳1.33万吨。河钢集团邯钢公司副总经理贾广如表示,下一步邯钢将继续致力于环保提升和创新发展,降低能耗,提高效率,不断提升企业综合竞争力。据了解,与现代大型汽轮机机组相比,高载能行业在役汽轮机在设计、工艺及自动化程度方面都存在较大差距,表现为热耗较高、运行控制比较粗放、运行经济性较差,汽轮机本体优化节能技术改造的需求十分突出。CES节能技术能降低汽轮机热耗和冷端系统设备用电率,实现汽轮机冷端系统的智能化运行控制,提高发电效率,提升钢铁企业自有电厂的整体运营水平,为企业带来显著的经济效益和节能减排效益。深圳世能科泰能源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深入研究CES节能技术,已拥有多项发明和实用新型专利。专家表示,钢铁行业目前年总用电量约4000亿千瓦时,CES节能技术如能在钢铁行业全面应用,按照平均发电功率提升5%计算,每年可增加发电量约80亿千瓦时,创造经济效益约40亿元。

来自安徽省经信委的信息显示,2017年全省节能环保产业产值同比增长22.90%,高于全部战略性新兴产业1.5个百分点,高于上年2.99个百分点,超过全年增长15%的预期目标。节能环保产业呈现出发展势头强劲、规模稳步扩大、创新能力增强、名牌效益显现的良好势头,为工业节能减排提供了有力的技术、装备支撑,工业节能成效显著。自2014年以来,安徽省工业领域全面实施节能环保“五个一百”专项行动,即“壮大100户节能环保生产企业、推介100项节能环保先进技术、推广100种节能环保装备产品、实施100个节能环保重点项目、培育100家节能环保服务公司”,有力促进了节能环保产业发展壮大。产业规模稳步扩大,涌现一批列入国家工程示范试点的骨干企业和产品推介目录的名牌产品,合肥、芜湖、蚌埠、马鞍山等市聚集了一批规模较大的节能环保制造和服务企业。创新能力显著增强,高效低温余热发电、智能电网、水处理设备和药剂、除尘脱硫、煤矿瓦斯综合治理等技术达到国内先进水平,艾可蓝汽车尾气处理技术填补国内空白,安徽盛运环保股份有限公司垃圾焚烧干法尾气处理装置、城市生活垃圾气化熔融处理工艺等核心技术国内领先,合肥水泥研究设计院和蚌埠玻璃工业设计研究院等单位的节能环保工程设计服务水平处于国内领先。受益节能环保“五个一百”专项行动的推进,工业节能超额完成目标。
2017年全省单位工业增加值能耗同比下降5.38%,高于全年下降目标1.38个百分点,2016年、2017年两年累计下降11.52%,已完成“十三五”累计下降目标的64%,预计可以提前一年实现“十三五”下降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