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炭清洁高效利用,通知还要求各地坚持从回收分拣环节入手

日前,安徽省商务厅、省发展改革委、省经信委等部门联合下发通知,要求各地着力推动再生资源回收模式创新,促进经营模式由粗放型向集约型转变,组织形式由劳动密集型向劳动、资本和技术密集型并重转变,建立健全完善的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实现绿色发展。据了解,近年来受经济下行的影响,再生资源回收行业面临价格持续下跌,经营成本不断上升等挑战,迫切需要转变发展方式。对此,通知要求各地重点在“互联网+回收”、“以旧换新”、手机APP、再生资源回收和垃圾回收两网协同发展、智能回收、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再生资源品种逆向回收,以及推动仓储配送与包装绿色化发展,规范物流配送包装方面开展工作,推出“互联网+回收”和智能回收等具有代表性、典型性和创新性的回收模式。通知还要求各地坚持从回收分拣环节入手,组织整合环卫工人、管理回收者以及各类回收分拣企业,建立健全回收渠道,实现产废、收废与利废环节的有效衔接,保证重点再生资源品种的回收率进一步提高。

全球能源危机给人类敲响了警钟,可持续发展成为全世界共同的话题。发达国家曾提出一个观点:节能是紧随煤炭、石油、天然气和电力之后的世界第五大能源。但在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节能环保集团公司董事长王小康看来,对于当今中国,节能应是“第一能源”。据王小康介绍,节能同时包含“少用能”和“用好能”两重含义,前者是指能源节约,后者是指提高单位能源的经济产出。它具有“最快捷、最便宜、最干净”三大特性。数据显示,“十一五”以来,我国历年节能量与新增能源消费量的比值由2006年的0.33增至2013年的1.05,累计节能量与新增能源消费量基本相当,远高于新增可再生能源消费量。同时,节能的投资成本一般情况下要低于新建可再生能源项目。“这说明节能工作对控制我国能源消费快速增长居功至伟。”王小康表示,“随着资源、环境约束的日益加剧,我们应树立节能是‘第一能源’的理念,将节能作为我国能源消费革命的主阵地。”但王小康指出,目前国内对“节能”的重要性尚认识不足,一些基础工作尚待完善。“国内仍有很多企业节能意识薄弱,主动开展节能减排工作的积极性不强。很多企业往往只注重生产和销售,忽略了能源计量和能源统计等制度建设;政府监管也难以到位。一些城市尚未全面建立科学统一的节能统计指标体系、监测体系和考核体系;执法主体、监察队伍难以落实,法规政策的实施没有监督保障。”对此,王小康建议,一方面,要加强建立政府对节能减排、降碳工作的统筹管理,打破部门间信息壁垒,形成合力;另一方面,建立健全企业的能源和碳排放管理体系,完善能源和碳排放的统计制度。如可通过云计算和大数据分析技术摸清城市和企业的能源和碳排放家底,准确定位高耗能行业、高排放、重污染企业,形成城市“负面清单”管理模式。王小康还强调了“市场手段”的重要性。他建议国家继续大力推进节能产业的发展;积极推行碳排放权、节能量和排污权交易制度,形成“总量控制”下的节能减排硬约束。此外,王小康认为,“将能源革命的希望寄托在供应侧,仍然延续集中发电、远距离传输的传统思路,这对实现能源革命、改变人类社会形态是远远不够的。”“应该充分考虑能源需求侧的新技术、新商业形态,把需求侧的新技术、新商业形态与新能源结合,最终才能产生撼动人类发展全局的革命性效果。比如,把‘互联网+’这一思维应用到能源领域,促使能源供应由B2C模式向C2C模式转换,这将对能源消费革命产生重要影响。”

“减少煤炭使用是减排大气污染物的客观要求。”然而专家指出,我国今后相当长一段时期内,以煤为主的能源格局不会改变,煤炭消费在比例下降的同时还将保持较大的规模,故而,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潜力十足。“十三五”规划纲要发布后,“煤炭清洁高效利用”话题引起煤炭及相关行业广泛热议。纲要把“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列为100项国家重大工程项目之一,并用专门章节加以阐述,以深加工及转化利用为依托的清洁高效利用,将成为“十三五”期间煤炭行业发展的关键。较长时间内,煤炭作为我国主体能源的地位仍无法改变。当前情况下,散烧煤和没有清洁的煤是造成中国城市雾霾或者东部雾霾的主要原因。业内专家一致认为,当前,工业燃煤已成为导致国内众多区域雾霾天气的重要原因。但是,这不是煤炭本身的问题,而是煤炭的利用环节不够清洁。因此,“十三五”期间,采用新技术建设我国现代能源体系,实现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意义。“尽管国家对发展洁净煤技术态度非常明确,但目前洁净煤技术在推广过程中遇到许多困难。”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透露,部分地区能源升级进度缓慢,而清洁能源带来的成本上升将导致企业间的成本差异,会造成“劣币驱逐良币”现象,不利于营造相对公平竞争环境同时推动产业升级。可以说,国家的大力推广与地方执行情况形成了鲜明对比。究其根源,煤炭市场鱼龙混杂,监管难度颇大,而尽管《新环保法》的规定由环保部门来牵头对环境进行监测管理,但对于这些煤炭企业来说,单凭环保部门的来管理,依旧有心无力。更多的是出于对现实的无奈妥协,许多地区型煤供应能力的建设还不足,如果加大力度取缔普通烟煤供应,社会的稳定无法保障,因此政府多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企业最关心的还是国家对率先使用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技术项目的政策和财政支持。”有企业主表示,在各产业产能过剩的背景下,企业技改欲望下降,资金链相对脆弱,加大投入能源转型升级或改造压力巨大,“如果国家能够加大对采用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技术项目的财政和政策支持,企业才能够更加有信心、及时行之有效地落实改造。”其实,清洁煤在环保主义者当中存在争议。一些人将其视为在维持或者提高世界70亿人可用的能源供应的同时减少排放的唯一方法。另一些人则认为,这会分流一些原本将投向更有希望的技术的资金,况且清洁煤技术迄今未能实现减排。从目前的能源结构来看,应该说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我们国家对于能源的消耗和依赖度仍然较高。也就是说如果还是使用过去那些相对比较落后的煤炭燃烧技术的话还会造成大的能源浪费,同时还会加剧污染,因此未来洁净煤技术提升的空间十足客观。